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對話盧鷹:從UT到優地——變與不變

發布時間:05-07  瀏覽量:532

百度“UT斯達康”,跳出的相關問題讓人唏噓:UT斯達康現在還存在嗎?UT斯達康目前在做什么?UT斯達康風水!UT斯達康機頂盒! UT斯達康優地集團 !UT斯達康和華為!UT斯達康現狀 !UT斯達康的小靈通! UT斯達康2000年估值!

短短9個問題,簡直是一部企業史。小靈通時代誰與爭鋒?2000年春秋鼎盛!IPTV風頭也曾遠超華為!而如今,卻被問是否還存在。如果問的是美國UT,今年2月已被收購,如果問的是2012年拆分出來的UT中國,那么是在的,旗下一系列“優地”子公司。

2010年,盧鷹入主UT;2012年,率UT中國帶著IPTV分拆出來;2013年,優地科技、優地技術成立;2017年,UT斯達康(深圳)技術有限公司正式更名優地網絡有限公司;2018年,UT中國集團戰略正式確定——把不同的業務放到不同子公司里。盧鷹用10年時光,帶著UT走向優地,除了企業名稱變了,還有哪些變與不變?對IPTV變沒變?流媒體網獨家對話UT中國總裁、優地集團董事長盧鷹。

1557223485912593.jpg

 

優地集團董事長盧鷹

UT到優地,以及十年之約

2010年,盧鷹加入UT斯達康的時候,UT已經連續虧損5年,早已不復小靈通時代的榮光,而彼時,中國的IPTV還在苦苦摸索出路,三網融合剛剛提出,希望也許是有的,但很難對哪家企業形成實際支撐,甚至成了UT的財報負擔。2011年,盧鷹帶領UT團隊成功止住6年虧損,扭虧為盈,但競爭形勢依然嚴峻。這家注冊地在美國的中國公司,在對內對外競爭中都顯出問題,西方國家對中國電信系統設備公司的安全性存疑,而國內的IPTV播控合作伙伴又覺得你怎么能把如此核心的媒體系統交給一個“美國公司”去建設和支撐?當然,也有UT公司內部的原因。

各種內外因交織,最終,2012年UT斯達康拆分成美國UT和UT中國,“UT中國“也變成了本土民營企業。當時有個十年之約,十年之內UT中國和美國UT共用UT斯達康品牌。然而,十年之期未到,UTStarcom Holdings Corp.(美國UT)被通鼎互聯收購,而作為優地系的母公司,UT中國也不排除在必要的時候改名優地控股。

盧鷹說,“優地”這個名字是他取的。兩者讀音相近,“說傳承有點重,但還是有它延續的意義。俗話說飲水思源,畢竟出自UT,所以讀音上有所接近”。 新logo和UT既不一樣,也有一些繼承,同樣是延續了整體這種理念。他說這種相近和延續,首先是照顧員工的情感,其次市場也沒有完全斷開,分拆出來之后還得履行一些以前的義務,所以還是要延續。但“從分拆的時候就想要樹立一個新的品牌”,從2013年開始,注冊的新公司全部都用“優地”。

“優地是一個比較吉利的名字”,盧鷹說,“好的土地才能長出好的莊稼”,自己沒有謀求多么炫酷多么高大上的名字,優地這名字很平實,是想腳踏實地的去做些事情。

盧鷹坦言,當時分拆出來風險還是挺大,當時希望這個公司能夠活過三年,把原來的老合同老義務順利的完成?,F在已經超過了預期,正在越來越好,談不上多大成績,但一直活下來了,而且還要開拓自己的陣地。 

據盧鷹透露,經過新一輪戰略調整,UT中國本質上已經不再承擔具體的實際業務,架構調整之后,不同子公司承擔不同業務:優地網絡主攻IPTV和大數據,優地科技主攻機器人,優地技術主攻游戲和增值業務。優地科技和優地技術都注冊于2013年,優地網絡則是在2017年底由UT斯達康深圳更名而來,注冊資本1億人民幣,品牌運營一年多以后,2019年1月1日起,優地網絡財務行政人事全都獨立了。(流媒體網注:因為IPTV業務由優地網絡全面運營,為表述一致,后文涉及IPTV業務,除了UT拆分之前(截止2012年),主體盡量表述為優地網絡。)

1557223574165289.jpg

 


進軍廣電,結緣IPTV播控平臺

盧鷹說,UT有影響力的產品有兩個,一個是誰人都知道的小靈通,另一個是IPTV。中國IPTV,UT是開創者,2010年以后,廣電側的IPTV集成播控這一塊也是UT帶頭做的。 

2010年盧鷹出任UT斯達康CEO后提出回歸中國、進軍廣電,并把UT斯達康上市公司的總部從美國搬回北京。這是重大戰略調整,因為此前包括UT在內的IPTV圈子企業都把目光放在運營商身上,花精力最多的是運營商集采。2012年UT分拆的時候,IPTV業務被完全剝離出來,成為UT中國的主營業務,目前承接這一業務的是優地網絡。

為什么轉向廣電?盧鷹表示,這是當時大背景下的選擇。在中國做生意,要生存要發展,就要符合國家的總體經濟和政治導向。2010年開始提三網融合,2011年出臺了181號文。UT從2010年開始和央視共同開發IPTV播控平臺,重兵投入,而那兩年運營商的IPTV業務處于觀望和停滯狀態。后來跟央視合作的播控平臺項目成了范例,再到各省推就比較簡單,而且央視也很支持,甚至有些省市帶著UT一塊去,一直延續到現在有20多個省合作。他說,IPTV總分架構的基本技術規范基本上就出自當初UT央視合作的第一版?,F在總局又出了新規范,但整體大思路還是延續下來。 

盧鷹坦言,企業的發展不可能一帆風順,自己在IPTV上也走了彎路。當時全力以赴開發播控平臺,到14、15年基本上就做了20多個省。但14、15年恰恰是IPTV發展最低谷的時候,所以第一批很多平臺都沒對接,就放在那?!霸谀莾赡昶鋵嵨覀円裁悦?,投入重兵開發的產品也建好了,但是沒有用,體系不發展的時候,就失去產品和技術發展的原動力了?!彼锌?,任何一個體系都是有生命的,不能做完就放著了,把握住成長方向實際上特別重要。

“當時有差點堅持不下去的時候”,盧鷹說,有兩年OTT勢頭很猛,大家包括運營商都在觀望IPTV還做不做。那時候收入也少,自己甚至也跑去做了個UT蛋蛋(OTT盒子)。

好在,峰回路轉。從2015年以后,各個省的對接越來越多,也發展起來了。到了2016年,IPTV春天來了,給優地網絡注入了活力也帶來壓力。比如第一期用戶對接以后,反映平臺不好用,對運營支撐的實用性、靈活性各方面有一些不足。當時一些小的平臺企業反倒活的更好,因為是重點圍著一兩個省做,需求就會把握的比較準。反思走過的彎路,盧鷹總結,“當取得了市場主導地位之后,任何的懈怠和自滿都會付出代價”。2016年以后,優地網絡在運營平臺大數據又開始重新發力,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來。 

吃虧是福,別怕員工和合作伙伴占便宜

盧鷹說,這兩年真正深層次的改變是,首先把IPTV核心業務全都裝進了優地網絡,之后引入了大比例的員工和高管持股。他說優地網絡注冊資本高,引入員工持股操作難度很大,但最后還是下定決心,對折再對折讓員工以更低代價持有。此外,優地網絡去年開始自身盈利也是員工持股的契機?!澳悴荒馨岩粋€虧損的企業交給員工,一定要把企業做的開始賺錢了,讓員工持股,那才算是夠意思?!?目前持股員工比例30%,持有45%的股份。

“其實做公司最根本的要素,說起來簡單,但是做起來真是不簡單——那就是怎么調動員工的積極性。別怕吃虧,別怕員工占便宜?!北R鷹說,經過探索,全員持股并不合適,非關鍵崗位比如基層員工或者來公司不久的小青年,手里拿個幾千股萬把股不覺得是個錢,反過來那些核心和中層的干部激勵又不足。所以把所有的基層員工股全收回來,集中給核心骨干?!澳愕米屝值軅冃膭硬判??!?/p>

除了面對員工不怕吃虧,盧鷹說與合作伙伴的相處也吃虧是福。

 1557223624827994.jpg

優地核心團隊合影

盧鷹舉了某省電信IPTV的例子。該省電信是中國電信在北方的標桿,用盧鷹的話說,IPTV用戶數量咣當第一年就干了200萬,第二年400萬。然而當初該省電信和該省廣電新媒體對接的時候,廣電新媒體沒錢,而且當年在北方省份與電信對接,政策上還是模糊地帶,對接后的發展前景誰心里都沒底。但盧鷹從該省新媒體領導那里看到了勇于開創的擔當和該省省委宣傳部領導的力挺,最后優地網絡拿出方案——合作運營,優地網絡把所有的硬軟件一次投入,扔進去一千多萬。盧鷹坦言,那個時候是有風險的,當時業內很多人覺得肯定完蛋,但優地網絡還是堅持做下去,事實證明做對了。包括該省超千萬級用戶的雙3A(雙計費雙認證)系統也是免費上的,他說雙方有非常長時間的合作,而且雙3A到底算過去合作的延續還是新項目的前期試點?說不清楚。那怎么辦?先上了再說。 結果3.27廣電總局會議要求9月前規范對接,放眼整個圈子,大概只有優地網絡的雙3A系統經過了超千萬級用戶規模、多運營商對接的實際驗證。盧鷹說,現在的自己真感謝當初新媒體領導讓優地網絡“白干”。

當然,吃虧的過程也不是沒有絲毫怨言的。他表示,單從廣電新媒體側收益來講,優地網絡一直在虧損,一直是持續投入,但是因為還有其他業務收入,所以能夠讓公司一直還算相對健康的活著。他說廣電新媒體是特別敏感的國有單位,錢花多了就算是合理合規也有可能會被查,有這個錢也不能說想投入就投入,大家就變成先死勁地摳,實際上這也是為什么廣電這么多年都沒有培育出來特別大的企業。 “沒辦法,這就是我們的生存環境?!?“有時候我們也能理解,他們又要創新開拓、又要面對各種質疑和檢查,想做成點事比我們民營企業更加不容易?!薄胺凑灰惶濆X,還能賺點,那我就認了。所以現在我覺得有時候吃虧是福,沒有這種被強迫一點的合作,也沒有現在的這種收獲?!?nbsp;


有點委屈,責任多責難亦多

盧鷹說,IPTV新媒體整個市場里,如果從播控平臺建設與技術支撐的份額來講,優地網絡老大哥的地位應該還是有的。份額包括它所指向的收入,雖然優地網絡以前一直沒有單獨計算相關收入,或者說收入和投入不成比例。 

20多個省份,發展肯定不均衡,既要把有實力的服務好,也要把老少邊窮的省份支持好。有時候,盧鷹也覺得有點不公平。有些公司只服務一兩家不超過三家的時候,集中資源,做完挺好的,抱怨也少。優地網絡要顧二十幾家,稍有不慎,哪有點紕漏,加之圈子非常小,會發現說UT不好的好像最多。便會有點委屈,你怎么不看我干的活最多? 不過反過來想,當大哥就必須承擔與此相同相對應的收獲和責難,這很正常。 

盧鷹強調,優地網絡獨立發展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而且持續的投入、發展也非常有信心。他說優地網絡這么多年來被抱怨的最多,是因為服務的對象多,其實被表揚的機會也多。批評利于自己進步,這么多年下來一直在這,光分拆出來就已經七年了,不僅沒死,而且活得挺好,要找一個長期的發展伙伴,至少優地網絡是可以考慮。 企業雖然沒有大富大貴,但是在持續健康成長,可以一直跟著伙伴成長下去的概率就大很多。 

廣電對安全播出的要求始終是第一位的。盧鷹說優地網絡已經形成慣例——重大節假日重大活動之前會主動到各省平臺做一次巡檢,這也是為什么這么多年下來重大時節從來沒出過事。 

2016年開始,優地網絡推出一個非常重要的產品——基于用戶行為的IPTV大數據平臺。盧鷹認為,IPTV會有天花板,是用戶發展基數的天花板。16、17、18三年快速成長主要來自于用戶基數增長的紅利。但用戶基數紅利耗盡之后,必然會轉向運營精細化,其最重要的基礎是用戶行為數據。所以過去兩年開始給將近20省提供大數據平臺。他說現在要做的最大的事就是不要再犯播控平臺當時犯過的錯誤,大數據平臺建成以后,要馬上開始跟進這個平臺的后續演進,不能讓它停滯。 不過,他說利用用戶行為數據來挖掘運營的價值雖然已經說了幾年了,但實際上還是處于初級階段,還沒有真正發揮價值。

 1557223655390203.jpg

大數據分析平臺

此外,盧鷹說現在思路上也有一些轉變。與其跟討飯似的,不如共同做一些事情,把從廣電新媒體掙錢變成幫廣電新媒體賺錢?!敖o他分錢你好我好,想分他的錢千難萬難?!彼詢灥鼐W絡的收益來源不會是廣電新媒體花多少錢做個大數據平臺,而是能在新媒體提高運營效率,提高運營收入,用大數據來幫他們,這樣顯得就健康多了。 


不惜燒錢,IPTV大數據是集團層面戰略

盧鷹表示,優地網絡這一兩年投入重兵來做大數據?,F在市場發展現狀,做大數據還是略超前。但另一方面這個事情是一個矛盾體,有時候一些新媒體客戶會覺得產品不能滿足要求,他說主要因為大家的側重點不一樣。比如有的新媒體會要上百張報表,但優地網絡覺得真正有價值的產出應該是運營崗位。比如直接從算法層面去幫助他,推薦給用戶的真的是用戶需求的。同時他坦承目前大數據產品還不太好用,一方面可能資源調配問題,大量的客戶定制報表需求又進一步消耗資源,這么多地方照顧不到,數據相互關聯,改一個數據所有的東西都跟著改,要投入的精力成次方增長。另一方面做大數據確實吃力不討好,高風險、高投入、長周期。優地網絡的數據平臺仍然在燒錢,是去年唯一虧損的產品線,但盧鷹覺得這個投入是必須的。

盧鷹透露,優地集團發展戰略現在有兩個非常重要的抓手,一個是優地網絡做大數據,另一個是優地科技做機器人,兩者殊途同歸,都指向人工智能,集團還投資了一些早期的企業也都是人工智能。所以優地網絡重兵投入大數據并不是一個孤立的意識,而是整個集團總體戰略的落實。他說大數據現階段重點對接廣電新媒體需求,人工智能現在屬于前瞻性技術,最難的不是技術,而是在獲得初期的技術突破之后找到落地場景,誰能夠早點找到落地場景并且讓它發揮價值,誰就能勝出。 

大數據14、15年的時候被爆炒一頓就偃旗息鼓了,盧鷹反問,還能從哪去找到一個將近兩個億用戶基礎的場景去做大數據應用?所以優地網絡既是艱苦的,同時也是幸運的??隙ǖ谝徊桨袸PTV大數據搞好,同時錘煉隊伍錘煉產品,經過兩個多億的這種用戶的完全反饋,應用到其他場景也相對會變得容易。 

那后續會不會對IPTV不感興趣,專心做機器人去了? 

盧鷹坦言,整個優地集團全面向人工智能轉變,IPTV大數據是腦子,優地科技現在主要做行走的配送服務機器人,相當于兩只腳。腦子重要還是腳重要?他反問。他另外舉例,這邊是大兒子,將來繼承家業還指著他的,一邊是幺兒子,可能對他的吃喝拉撒關心的多一點。一有現實意義和市場基礎,二是基于整體戰略方向?,F實需求也有,未來空間也有。相當長時間內,IPTV仍是核心利益所在。 

3月27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召開全國IPTV建設管理工作會議,要求加強規范對接,盧鷹認為對優地網絡屬于利好,機遇比較大,而挑戰就是得把活干好了。無論是需要新媒體對接三個運營商,還是大容量高可靠性的雙3A(雙計費雙認證),優地網絡都是經過實踐檢驗的,某省超千萬用戶量級的多運營商雙3A已經跑了一年多??偩置鞔_提出9月份之前必須規范對接,新媒體要找一個經過實踐檢驗的大容量雙3A不多。雙3A系統相當于什么?他打了個比方,說像高鐵站,平時人不多,等到車輛集中到達的時候人都往外出就擠成一堆,甚至卡死。所以干過雙3A不代表能干大容量的,沒有大容量的承載壓力測試過,以后出事的概率很大。雙3A是現網實時系統,一旦出事,整個網絡都崩掉了,用戶就上不去了,能把運營商的服務電話打爆?!安贾孟氯?,考驗的是軟件或一個系統的穩定性,穩定性的前提是經過大容量反復的捶打?!?/p>

盧鷹說喜歡這種有標準規范的東西,因為恰恰能夠體現出大團隊的實力。他還強調優地網絡的兩層服務架構:外部現場和公司核心。他說優地網絡有八個駐地辦事處,而且大部分辦事處都設在新媒體,確?,F場服務。同時為了保證比較深層次問題解決,在后臺有一個專門的二線專家班子,屬于機動部隊,哪有重大的項目會去。八個辦事處并非代表只有八攤人,相關省份還要有駐地支撐服務團隊。比如河北石家莊辦事處,要覆蓋山東、山西、河南、河北,其實就是華北大區總部。 

“努力有,但運氣也是有的?!笨偨Y這些年,盧鷹如是說。他表示,廣電新媒體播控平臺建設總體市場規模真的不大,這口飯不容易吃,但已經吃了這么久,也堅持過來了。過去可能只限于IPTV,現在已經看到更大的希望,同時現有市場又給了特別好的回饋,優地網絡現在更有耐心能夠把這個事堅持下去。